陈家沟恒义太极拳馆招生简章
单位培训
一对一私人教练
2019初学者12月【免费体验课】通知
12月和平、河东、南开课程安排
【深情回馈】免费学习价值1388元太极…
2018寒假班青少年班火热报名中
11月份【初学者】开课详情
坚持太极半年的美丽变化-李战委
抗癌利器—太极拳 学员李伟浩
我的太极之旅--学员刘迎春
糖尿病与太极拳--学员王华
    太极传承普 当前位置:首页 >> 拳馆介绍 >> 太极传承普     
太极百年渊源纷争,天开云散现终定论! 
 
注:中国太极拳渊源之谜,虽早有官方定论,但近一个世纪各门各派依旧纷争不休,近些年来有愈演愈烈之势,一时间云遮雾罩、扑朔迷离、让人真假难辨。原福全先生,系温县体育局局长,不仅对温县乃至焦作的太极拳运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同时也对其他兄弟省市的太极拳活动给予了鼎力支持,更打破了武术界的门派陋习,将各门各派凝聚到了一起,共同引上了和谐发展的大道,非高瞻远瞩和豁达大度不能如此。今天,原先生又给大家带来了一个不小的震惊,人们看完这篇文章,在惊谔之中隐约感觉到:“太极拳百年渊源之谜,就要水落石出了!” 
    自陈家沟的太极拳一代宗师陈照丕1927年在 北京宣武门外立下擂台,与各路武术高手交手,一连 十七天不败,轰动京城,由此引发了太极拳源流问题的 一场争论以后,虽经民国和当今政府有关部门及专家的反复论证,认定陈家沟是太极拳的发源地,但目前仍有异论。有人提出张三丰创拳之说,其中典型的说法有几个,一是吴图南在其《国术概论》中讲的太极拳传递:张三丰(元末)--王宗岳(明孝景间)--蒋发(清康熙间)--陈长兴(1771年--1853年,作者注);张三丰--王宗岳--蒋发--邢喜怀--张楚臣--,此为二;另一种说法是:张三丰--王宗岳--蒋发--陈王廷--。几种说法,虽矛盾很多,但都讲张三丰传拳王宗岳。此说真假,弄清王宗岳的生活年代是个关键问题。但是否真有王宗岳其人?如果有,是何时代人?主要活动在哪里?一直是太极拳研究中需要解开的谜团。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我考证陈王廷创太极拳的时候,又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有关王宗岳的重要线索。


                 使我为之一振的一篇文章


     3月 9日,太极网站张金鹏打电话给我讲:3月8日大河报第 26版登载的一篇考证李自成部将李岩的文章,提到了陈奏廷,我听后为之一振 。过去,有的文学作品写陈王廷(字奏廷)和李自成结拜弟兄,我不以为然,因为那和金庸先生所写张三丰创太极拳一样,只不过是允许虚构的文学作品。谁知这篇考证李岩的文章也提到了陈王廷,难道陈王廷真的和李自成有什麽关系?我马上找到了这篇文章.
      文章为大河报首席记者张体义所写,题目是《《李氏家谱》为李岩身世提出新证  明末李岩是河南博爱人?〉。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根据家谱(博爱唐村李家的家谱——作者注)的记载,李岩......生于明万历34年(即1606年,比陈王廷小6岁——作者注),卒于明崇祯17年。李岩早年随父在济源读书学习。后来和他的二哥李仲、陈沟姑表陈奏廷在该县(博爱县——作者注)千载寺三圣门太极宫拜师结义,树志文武,创太极养生功十三式拳和箭艺,名传数省。陈奏廷考举人时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李岩为之打抱不平,遭官府追杀......李岩在堂弟李牟的介绍下加入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崇祯17年李岩惨遭冤杀。李岩娶妻陈氏、孔氏......”。并讲“这份家谱为李元善所修,故谱中所记李岩兄弟诸人事略最为详尽。由于李岩从李闯王为‘贼’,李氏第十世李元善在修谱时特意提出:‘谓明末吾族门九世李公讳仲、讳信、讳牟、讳栋、讳友,皆诱入闯贼,谋主数将,族裔诚祀之,所事避谈,籍谱勿传扬焉。’因此,唐村李氏世代传承,密藏其谱从无外泄,但其族人对李岩等人并不避讳。”
    文中讲到的“李岩和陈奏廷在博爱县千载寺三圣门太极宫创太极养生功和箭艺”、“考举人时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事,和陈家沟记载 的陈王廷创编太极拳、箭法很好、在开封考武举时箭射凤夺巢后怒杀惊误报靶的鼓吏,情况完全吻合。此家谱中所写的陈沟,是不是温县的陈家沟?陈家沟和唐村的这些关系,不仅 在50年代就开始在陈家沟任党支书的张蔚珍不知道,就连现在的陈家沟陈氏家人,也皆是一无所知。
    我决定邀陈家沟的村长张蔚珍和其他几位有关人员,马上到博爱县唐村考察。


     陈家沟和博爱县唐村分别位于沁河南北,直线距离25公里左右。虽不算远,但我和张蔚珍都不知唐村在哪个方向。过河后问了几次,才得以找到。该村1300多口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姓李。村北就是千载寺的遗址。
     从有关资料上看,千载寺建于东汉,原名无极寺,北魏太平真君年改名太极庙,文成帝年复称无极寺,北魏武定三年改为千载寺。它的东边有个三圣门,也叫三圣祠,内供奉着伏羲、文王、孔子三位先哲。再往东的一大群建筑叫太极宫,内有老君殿、太极殿、药王殿、八卦门和练武堂(也称太室祠)。寺南300米,有个叫博鳌潭的小湖,嵌在千载寺的前边,也有人称伏羲观鱼潭,潭边有个周易祠,里边存有许多易经一类的书籍。每天在千载寺汇集的四方香客及游人,大都要在祠内驻足,在这里谈经论易。这里是千载寺辐射太极文化的核心部位。祠边曾立有伏羲、女娲雕像。这几个建筑群相依相连,共占地540亩,人称五顷四。这里是典型的三教共融的地方,据说,过去三教僧徒的友好交往,使这里香火兴盛,千载寺当时和洛阳的白马寺齐名并交往很深。它座落在过去 的南北交通要道旁边,北边有条河,名叫运粮河,相传唐太宗李世民曾在这里指挥过运粮。寺前有个北魏时期的碑,村里的大人们津津乐道地称叫“魏碑”。他们讲,那是三国徐庶的母亲到此上香时题写的碑文。碑高两米左右,厚八寸,宽八十公分左右,是寺前引人驻目的一尊建筑。 这一大群巍峨的建筑,人们统称千载寺。
    李氏家谱序中记载:“始主* 王氏聚广济寺大槐树荫,徙河邑千载寺,应官府设司驻员,迎迁分办,众徙下山四方不一,同足潮入千载寺、三圣门、太极宫,硕四邻茅舍茶待”。由此可见,千载寺当时是政府安置移民的中转站。
    清朝前期,寺庙被官兵以寺里藏贼为由放火烧了一把,1958年,由于修建公社的需要,又被扒拆一次,文革时被彻底扒完。寺里几百通碑,被运到村西北的水利工地奠基用了。现在的遗址上,一垅垅麦田在那里静静地倾听着黄土覆盖下的 瓦砾在讲述着过去的故事。千载寺前一棵十三年便长成胸围1.2米的榆树在春风的吹拂下呼呼作响,是在呼唤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还是在欢迎我们这些久违了的朋友们的到来,不得而知。
    入村后,首先接待我们的是唐村李氏第18世李立炳先生。今年57岁,原任博爱县农场纪检副书记,大专学历。就是他,和村里的一些人,过去陆续地将寺里的部分碑刻抄、拓保存了下来,才给以后研究千载寺留下了珍贵的资料,在李氏家族中被尘封多年的李氏家谱的面世,也是他的功劳。


    由于家谱被研究李岩问题的专家借走,我们看到的只是李立炳用相机拍下的李氏家谱有关内容的照片和他抄印的家谱上的有关文字。他讲,家谱是清康熙  55年唐村李氏第十代李元善所编修《李氏家谱》的抄本,上边有康熙55年的序言。究竟抄于何时,年代久远,有待考证。虽然为后人抄写的,但谱系完整.
   
    家谱的序言里有这样一段话:“始主与河邑常阳村陈公讳卜、郝庄陈公讳厚、李洼李公讳清河、刘村蒋公讳培礼故徙途相舍衣食义厚,入寺庙拜圣结义”。从迁居河南的开始,陈、李两家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以至发展到两姓以后通婚多年。李家家谱记载,李岩的第一个夫人是陈家沟陈家之女,李岩两个夫人,有一子少亡。哥哥李仲将四子李元善过继给李岩。第五子李元明所娶的三房妻子,都是陈家沟陈姓人。有幸的是,我们在一户人家的门口,见到了后人清道光二十一年十月为李元明立的石碑。它已裂了两半,但字迹尚清。碑上的记载与所讲一致。更有意义的是,家谱上记载:李家第七世李正德“长女常阳村陈门、次女北金村李门”(这两位女子,是李岩的姑姑)。家谱的序言中称李岩和陈奏廷是“姑表”。由此证明,陈奏廷的母亲就是李正德的长女。此类通婚的例子,不止二、三(遗憾的是,陈家沟陈家的家谱未写女性)。唐村好多人都知道陈沟和唐村是亲戚,所以见了我们,都显得分外亲热。而为什么对这些历史,陈家沟现在的人却一无所知?有人分析,原因有三:一是在陈家沟的陈氏家谱上未将女性写入;二是李岩做为李自成的主要部将,却被冤杀。陈李两家均为维护家族的声誉,对外皆不愿声张此事;三是清朝前期,李自成所部的有关人员受到清政府的跟踪追杀,为避凶险,陈家从此闭口不谈与李家的关系,李家也在尽力掩盖这段历史。因此陈家逐渐淡忘和疏远了与李家的关系。以上分析,不无道理。
    据李家家谱载:“九世公讳仲、讳信(李岩是李信的字——作者注),结陈沟姑表陈公讳奏廷三表兄弟太极门拜师结义,树志文武,竞功成名,创太极养生功,练传无极功十通臂三势”。需要注意的是,家谱在写到“太极养生功”时用的是“创”字,写“无极功十三势通臂”时,用的是“练传”二字。
    李立炳给我们讲了唐村这样的一个传说:陈奏廷经常到唐村,和李仲、 李岩在一起交流拳术,他们在商量对套路的改编和定名时意见不一,就去寺里征求教过他们拳的博公武道的意见。这位武道讲,你们回去各自好好练一年,明年二月二再来比武,谁打得好就用谁的定名。第二年二月二,他们在千载寺当着老道的面,各自将自己的拳打了一遍,博公武道讲:你们打的都很好,但奏廷的拳更有特色,功底更深,就依奏廷的建议,根据在太极宫结义和阴阳五行八卦之理,定名太极养生功。从此,这套拳术在陈、李两家广为流传,并得到了不断发展。


                        乾隆年后期,王宗岳曾在唐村教书学拳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在为千载寺大量的文物被毁而惋惜时,忽然听李立炳讲到了唐村50岁以上的人无不知晓的王宗岳为老师李鹤林生日挂的匾被毁一事, 我为之一惊。
    这无疑是一个意外的重大发现。
    我认为,这个发现的价值,远远大于李岩和陈王廷交往的信息。因为在太极拳的研究中,王宗岳是争论的焦点人物,弄清此人的活动年代,对消除太极拳起源问题上的争论,意义极大,所以,对此信息,我异常地感兴趣。过去很多关于王宗岳的考证,很难自圆其说,曾使我怀疑王宗岳此人的存在。许多事真可谓是“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想不到偶然间在这里得到了关于王宗岳的信息,真是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讲:“王宗岳在清朝乾隆年间曾在唐村教过六、七年书,山西人,但何时来的,不清楚,传说后来往洛阳方面去了。在教书期间,跟李仲的后代李鹤林(李氏第十二世,康熙六十年生)学过拳。李鹤林是个文武双全的人,不仅拳打得好,而且还善于经商,他的儿子李永达在舞阳县开有盐店,孙子李嘉际后来也曾在舞阳开武剧院。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李鹤林生日时,为报师恩,王宗岳为老师挂匾祝寿,匾中间的 四个镏金大字是‘武元杰第’,落款是‘门弟王宗岳’和年号。此匾斜挂在李鹤林门口,文革前破四旧时,匾被取下烧了,连钉匾的钉子也被拔掉啦。”


    他讲王宗岳教书,和顾留馨、唐豪先生考证的“据王宗岳所著的《阴符枪谱》佚名氏序王宗岳1791年在洛阳、1795年在开封教书为业”的说法吻合,时间上也非常接近。当听到李鹤林的儿子曾在舞阳开盐店时,我忽然想到在太极拳界盛传的武式太极拳创始人武禹襄曾在舞阳县盐店得到一本王宗岳的《太极拳论》一事,遂问李立炳:知道不知道王宗岳《太极拳论》 一书的事。他回答:“不知道”,并说:“村里人只知道王宗岳在这里教书,其它的不知道”。这也难怪,李立炳是个不懂武术的人,据村支书李俊启和村会计李跃进讲:光知道唐村过去练武的人很多, 现在已几十年没人打拳了。
    李立炳将我们带到了李鹤林的故居前。它位于 唐村中街,是李岩故居(门牌44号)的东邻,坐北朝南,街房还是当时的 房子,门口所钉的门牌上写着“附2”两个字。
    听说陈家沟来人啦,一下子聚来了十几位男女村民,年龄在50岁以上。我记下了其中6位老人的名字,他们是:李立维,63岁,唐村7组人;李振温,66岁,4组人;李成普(过去曾任村支书),77岁,2组人;李成奎,77岁,6组人;李立朝,80岁,7组人;李广献(是李家辈分比较长的人,他们称他是族长),72岁,2组人。
     在场的几位老人,指着李鹤林故居门口上方被锯断的横方木,争先恐后地说:这就是乾隆五十八年王宗岳为老师挂匾的地方,破旧时,连横方木也被锯断烧了。对上面的字,他们都记得。之所以他们能记住这块匾,因为这个院子过去是大队部,村里人经常在此来来往往,此匾抬头便见。
    王宗岳果真是乾隆年间人?如果按王宗岳为李鹤林挂匾时年龄40岁的 假设推算,他生于1753年,比陈王廷小153岁,那么,他根本不可能向年龄比陈王廷还大的蒋发传拳。那些整日“钻”在“家”里东拉西扯地搞什麽太极拳源流考证与研究的所谓“专家”的一些论断的荒谬性,在此被狠狠地“曝”了一“光”。真是 羞也!休亦!恳请那些道似有知却无知的人,到陈家沟、到唐村、到有着几千年丰厚的太极文化底蕴的这一带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一定会大有所悟、大有所获!


                                       原福全于2005年3月17日
           
                  陈、李两家的世代之交与太极拳的创编
                  寻踪唐村、千载寺

拳馆介绍 | 拳馆资讯 | 教练团队 | 太极课程 | 拳馆展示 | 学员风采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天津太极恒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22-23125580 联系人: 陈老师 Email:tianjintaijiquan@163.com
和平馆地址:和平区贵州路33号人民体育馆内二楼 河东馆地址:河东区六纬路三源体育文化中心一楼(苏宁电器对面)
DESIGN BY CM 津ICP备11005636号-1
天津太极拳,天津陈氏太极拳,太极拳培训,天津太极恒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